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案件报道 > 正文
为配偶借款担保应承担何种还款责任?
发表单位:  发布时间:2015-07-06 12:09:23  字号 [ ]

      

案情:

被告肖某与被告林某是夫妻关系。2013年6月22日,被告肖某出具借条一张给原告李某,借条载明:“今向出借人李某借到人民币现金壹拾万(100000)元,用途合法;借期从2013年6月22日至2015年6月21日止,期限为贰年;月息按月利率2.4%计算为贰仟肆佰元整(2400),按月在每月21日前存入李宜宝在农业银行的账户(全部欠款均从该账户付清,首付利息时间是2013年7月22日);借款期限届满一次性还清借款本金及利息;保证人为该笔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限至借款人还清本金及所欠利息为止。(在签订借条时,出借人即将人民币现金支付给借款人,不另立据)。借款人:肖某。保证人:林某。借款日期:2013年6月22日。”款项出借后,被告肖某向原告支付了2013年10月21日前的借款利息,2013年10月22日后的借款本息未付,为此,原告于2014年8诉至法院。

争议:

关于被告林某应承担何种还款责任,

意见认为,本案借款系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借的,被告林某在审理过程中未能提供证据证实本案借款为被告肖某的个人债务;又未能提交证据证实,两被告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且原告李某知道该约定的事实,故本案债务应当认定为两被告的夫妻共同债务,由两被告共同清偿,被告林某应承担共同偿还责任。

又有意见认为,民事主体在不同的法律关系中具有不同的身份,既可以与其他民事主体通过意思自治组成利益共同体、也可以以个人名义选择其意思自治的方式,只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及公序良俗原则,不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即合法有效。被告林某虽为被告肖某合法妻子,但其作为民事主体,可选择与被告肖某通过婚姻关系组成利益共同体进行经济活动如夫妻共同举债,也可选择以个人名义(个人信誉和不特定个人资产)为被告肖某向原告李某借款作担保,选择何种方式,在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及公序良俗原则,不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前提下,是被告林某的自由,法律也保护被告林某个人作为市场主体的活动自由简言之,被告林某为其丈夫肖某向他人借款作担保,是其个人意思自治的体现,只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及公序良俗原则,不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法律均应保护个人意思自治,即保护“约定优于法定”原则,本案的债务被告林某承担的是保证责任,而非共同偿还责任。

审判: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李某要求被告肖某偿付借款本金100,000元的诉讼请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予以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括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的规定,原告要求以2%的月利率计算2013年10月22日起至2014年5月21日止的利息14000元的诉讼请求未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年利率6.15%÷12个月×4倍=2.05%),予以支持。原、被告双方在本案中约定保证方式为连带保证,被告林某依法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四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肖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偿还原告李宜宝借款本金100,000元及利息(从2014年5月22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按月利率2%计算);

二、被告肖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偿还原告李宜宝借款利息14,000元(从2013年10月22日起至2014年5月21日止,按月利率2%计算);

三、被告林某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近年来,因人民群众手中富余资金日益丰厚,民间借贷活动异常活跃,催生出各种类型的借贷,更催生出妻子为丈夫借款担保或丈夫为妻子借款担保借贷。在实践中,担保人应如何承担还款责任困扰了很多法官。笔者认为,解决上述问题应明确两点:第一,明确被告在经济活动中所处身份。自然人或者法人在经济活动中的身份是多元的。民事主体在不同的法律关系中具有不同的身份,既可以与其他民事主体相约组成利益共同体、也可以以个人名义进行经济活动,只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及公序良俗原则,不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即可。多数法官被被告之间的身份关系所迷惑,因被告双方是夫妻关系,存在共同偿还债务的可能性,反而忽略了被告作为自然人在经济活动中所表明的身份。第二、由于保证是一种合同行为(约定行为),根据“意思自治”原则只要当事人之间的约定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和不损害他人合法利益的情况下,应根据“约定优于法定”的原则处理保证纠纷。因此,不管是丈夫为妻子借款担保,还是妻子为丈夫借款担保,明确配偶在经济活动中所处的地位,遵循“约定优于法定”的原则,上述困惑迎刃而解。

上一篇:老伯乱扔烟头引发火灾 法院巡回审判彰显关怀     下一篇:暴力催讨“火坑钱” 非法拘禁触法网